好一段時日沒去花蓮走走,離上次隔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一方面工作挺忙碌,二來冬季的寒風也讓人打消不少出遠門的興致,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懷著總是要讓身心透透氣的想法,我又來到了這個步調緩慢的小城。三天兩夜的無目的旅行的其中一晚便下榻在法采時光,就像是見見老朋友般的心情,每次總會過來這裡看看。聽說前陣子法采有了新的經營走向,賣起了早午餐,我起了個早來感受一下法采的新氣象。


店裡的大灰熊最近添了新衣,應該是天氣冷了,冠羽老闆怕他這隻鎮店熊著涼吧。背起相機的灰熊儼然變成文青貌。


和灰熊同桌吃飯其實感覺還不錯,雖然話不多但是個能讓人感到溫暖的傢伙。


很想好好介紹的法采新款式早午餐,卻因為太過相信自己的判斷,得出了這麼一張超級大失焦的影像,就算如此我還是要請大家看一下餐點的配色實在很不錯,讓人能食指大動的說;雖然這樣有點像是感受印象派的繪畫中的情境般有點強人所難了。


Patty老師對這陣子法采的轉型十分肯定,瞧她吃的津津有味,可以想見餐點的部分也深得其心。


許久不見的冠羽也換了個新造型,似乎陽剛味增添了不少;店裡的換工小幫手們正在辛勤的工作著,有了這幾位生力軍,這裡的氣氛頓時活潑了許多。話說這裡又是一捲過期多年的底片,製造日期大概是本世紀初,以這張室內拍的影像其明亮程度實在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Patty老師與灰熊厲害之故做可愛貌合影。


場景瞬間轉到了花蓮酒廠創意園區內,這天雖有一些零星展覽,但都不大對我的Tone;不打緊,我只是來閒晃的,所以怎麼樣都好。


Patty老師十分滿意這幅影像,雖然心中OS是我當時也只是隨手按按,不過既然被稱讚當然要淡淡的說是模特兒漂亮,不是我的功勞。


 
 

見到這樣的大門一角,腦中突然有種想說恭喜發財的念頭;大概是想到了過年回老家團圓時大老遠就看到的那個斑駁的木頭大門吧。雖然說的這麼殷切,但其實我家三代都住在台北,過年根本沒有這樣的老家可回。
 

這次來花蓮正好遇到寒流,在外頭待不到幾個鐘頭就又想找家店坐坐,喝杯茶取取暖。李安故居附近就是許久沒來的夏慕尼,也顧不得午飯才剛吃完,一屁股坐下又開始讓身體吸收熱量。這種時候,讓身子骨暖起來比甚麼都重要! (自我催眠的挺厲害)


那坨牛油是抵禦寒風的最佳法寶,配上雜糧麵包,只能用絕配來形容;而且放在木頭小砧板上的登場挺讓人驚艷。


一直想問為甚麼夏慕尼店裡要擺個深海潛水面罩? 不過倒是讓我想起最近HBO重播了"怒海潛將",講述上世紀50年代一位黑人潛水士的奮鬥過程,裡頭的潛水裝備都是這種由純銅打造的潛水鐘,看完的感想是這玩意真的很重,小朋友別輕易嘗試,跌倒了包準爬不起來。


夏慕尼的聖誕裝飾;過期底片果然不要想挑戰太暗的地方啊! 話說這次小旅行拍的相片不多,大部分時候走走看看也就懶得拿起相機了,可是卻是休息的很徹底的一趟旅行。




撮影機材メモ: FUJI KLASSE W BLACK with FUJIFILM X-TRA 400 (2001製造)
フイルム現像: 花蓮彩韻写真館

    全站熱搜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